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世界樹的遊戲-第729章 地獄七君的謀劃(4800月票加更)相伴

世界樹的遊戲
小說推薦世界樹的遊戲世界树的游戏
无边的黑暗笼罩天空,幽深冷寂。
偶尔有银白色的闪电撕裂苍穹,如同毒蛇一般蜿蜒穿梭,将厚重的云层捅破,撒下些许惨白的电光。
电光照亮了下方那巍峨深邃的城堡,将城堡上那狰狞恐怖的恶魔雕像映照得栩栩如生,猩红色的眼睛在闪电下仿佛拥有了生命。
这是一座立于山巅的黑色城堡。
尖塔高耸,插入电闪雷鸣的云海,仿佛直达天际。
而在那宛若哥特式尖塔的塔楼顶端,点亮着暗红色的火焰、装饰着千奇百怪的恶魔雕像的大殿内,一位身穿黑亮狰狞的铠甲,头戴装饰有尖刺的覆面盔的高大身影,正坐在宝座之上。
两朵暗红色的火焰在祂的面盔上点亮,那是祂的一对眼睛。
祂的气息沧桑浩瀚,如同无尽的深渊一般,让每一个面对祂的存在,都不由得心生恐惧。
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世界樹的遊戲-第729章 地獄七君的謀劃(4800月票加更)分享
只见祂敲打着宝座的扶手,眼窝处的火焰不断闪烁,望向了身前围坐在恶魔长桌旁的另几道气息浩瀚的身影。
最后,目光则定格在一位身披蓝黑鳞甲,头戴皇冠的人身章鱼头的怪物身上。
高大身影那威严的声音在大殿中回响起来:
“利维坦,你毁掉了一座我们辛苦准备好的空间通道,我需要一个解释。”
听到高大身影的话,利维坦微微投来视线,祂的目光很是平静:
“赫莱尔,赛格斯世界的生命女神已经发现那座位面通道了。”
“如果不及时将通道毁掉,我担心会暴露我们的计划……”
赫莱尔……
这位身穿铠甲的高大身影,竟然是地狱七君之首,主管第七层地狱的第一魔神赫莱尔!
祂是所有深渊神话中的最强者,实力已经达到强大神力的巅峰,主掌傲慢、恐惧和邪恶……
除了另外几位地狱魔神外,没有任何一位深渊神话敢在祂的面前放肆。
“哼,利维坦,想要保存实力就直说,何必要找借口!整个深渊谁不知道你这个蠢货正在模仿信仰众神传道信仰,还妄图将恶魔变成信徒……简直是荒谬!”
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世界樹的遊戲笔趣-第729章 地獄七君的謀劃(4800月票加更)分享
另一道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,如同点燃的火药桶一般。
那是一头蛇首人身的恶魔,背上有着三对巨大的黑色蝠翼,身后则有着一条长长的蛇尾。
正是被伊芙消灭了化身的第二魔神萨麦尔,地狱七君中的三位强大神力之一,实力仅次于第一魔神赫莱尔和第五魔神利维坦的恐怖存在。
利维坦看了祂一眼,冷笑道:
“萨麦尔,你一个直接被弱等神力打回深渊的地狱魔神,没有资格说我。”
“你!”
萨麦尔大怒。
“够了!”
赫莱尔震声道。
滔天的威压扩散开来,另外两位魔神的目光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忌惮。
祂们纷纷哼了一声,不再言语。
而在祂们的身旁,另外三道气息恐怖的身影则投来了或是淡漠,或是嘲讽,或是玩味的视线。
那是另外三位地狱魔神。
分别是主掌主掌第五层地狱的第三魔神玛门,主掌第四层地狱的第四魔神贝利尔,以及第二层地狱的第六魔神贝鲁赛巴布。
而祂们的实力虽然弱于三位强大神力,但也达到了中等神力的巅峰。
而在几位地狱魔神的身旁,还有着一个孤零零的空位。
那是属于第七魔神阿撒兹勒的。
看到两位地狱魔神不再争吵,赫莱尔收起了威压。
祂的目光环绕一圈,最后停在了利维坦的身上:
“利维坦,你继续说。”
利维坦看了祂一眼,面无表情地说道:
“我有理由相信,生命女神已经知道了我们即将大举进攻赛格斯世界的消息,不仅如此,祂甚至很可能已经知道了我们掌控了可以允许神话进出的位面通道。”
“也是因此,我才会在第一时间将那座通道毁去。”
“各位,你们的军队走的太慢了,深渊神话也召集得太慢了。”
“生命女神实力强劲,通道附近的深渊神话根本不是祂的对手,而那座寂灭荒原,终究不过才沉入深渊一千五百个赛格斯年而已,恶魔的数量也不多……”
“如果被生命女神控制了位面通道,那就麻烦了,祂的天选者军团我想在坐的各位都有所耳闻。”
赛格斯年,就是指赛格斯世界的一年。
这是赛格斯宇宙的标志计时。
深渊之中,时空扭曲。
除了七层地狱的时间流速与上层位面一致以外,在彻底沉入深渊之前,各个下沉位面的时间流速都会错乱,或是加速,或是减速,直到与深渊融为一体才会停下。
而彻底与深渊融为一体的标志,就是在这个位面的任何地方,都将看不到星空。
所以,在深渊中计时的时候,魔神们也倾向于使用赛格斯世界的年历。
听到利维坦提到生命女神的天选者,六位魔神中的几位明显目光一凛。
而萨麦尔则冷笑一声,说道:
“胡扯!生命女神不过是一个弱等神力的真神而已,其他真神又无法以真身降临,你召集的深渊神话难道还无法对抗一位弱等神力吗?!”
“如果我没有记错,堕落天使路利亚,痛苦女王阿丽莎,还有独角公爵安度利亚以及吞噬者哈格尼特,这几名实力不弱的深渊神话都被你招揽了!”
利维坦同样冷哼了一声:
“萨麦尔,这正是我接下来想说的。”
“如果不是你这个混蛋说生命女神只有弱等神力,我早就亲自坐镇在寂灭荒原了,怎么可能会只用一具信仰化身?”
“生命女神……根本不是弱等神力,而是中等神力!”
“路利亚?阿丽莎?哈格尼特?”
“哼,祂们都已经失踪了,想必不是陨落在生命女神的手里,就是又被祂封印在什么地方了。”
听了利维坦的话,萨麦尔的瞳孔肉眼可见地缩了缩。
“不可能!这才过了多久?祂就已经中等神力了?!”
祂失声道。
“不仅如此……”
利维坦又冷漠地看了祂一眼,沉声道:
“根据我的感知,祂还掌控了某种跳跃时空,直接在深渊与主物质界穿梭的手段,萨麦尔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萨麦尔目光一凝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表情越发难看了起来。
“逆转……之门!”
祂咬牙切齿地说。
“逆转之门?萨麦尔,逆转之门落入生命女神的手中了吗?”
赫莱尔将视线投了过来。
祂的目光很平静,但声音却带上了一丝不满。
萨麦尔表情变换,最后哼了一声,说道:
“这是我的疏忽,大不了战争结束后,我最后再挑选位面战利品就好了。”
“嘿嘿嘿,萨麦尔,那这样的话,最后可能只剩下死亡荒漠和极北冰原了。”
另一边,第三魔神玛门幸灾乐祸地说道。
“不,玛门,也可能是黑暗山脉呢,萨麦尔那么喜欢黑色,不觉得黑暗山脉和祂很配吗?”
第四魔神魔神贝利尔也添油加醋。
“你们别这样,萨麦尔大人可是伟大的第二魔神,实力恐怖的强大神力,怎么可能会喜欢这种地方?我觉得,还是将地下世界第三层送给祂吧。”
就连第六魔神贝鲁赛巴布,也唯恐天下不乱,火上浇油。
“注意你们的身份!你们这三个废物!别以为你们一直将真身藏在地狱位面深处,我就拿你们没有办法!想要挑起战争就直说!”
萨麦尔愤怒地说道。
“够了!安静!”
赫莱尔厉声道。
威压再次扫过全场,魔神们纷纷冷哼一声,别过脸去。
作为深渊的宠儿,与七层地狱融为一体的不灭魔神,哪怕是实力有所差异,祂们彼此最多也只有忌惮,而没有畏惧。
因为,祂们几乎不能杀死对方。
而身为魔神,祂们每一位都互相看不顺眼,平日里也没少针对彼此的深渊位面甚至地狱位面发动位面战争。
现在能够坐在一起商讨问题,而没有打起来,已经是天大的奇迹了。
看到几位魔神安静了下来,赫莱尔轻吐了一口气,说道:
“各位,不管我们平日里如何争吵,如何对抗,但现在这个关键的时候,我希望大家团结起来。”
“赛格斯世界即将解封,位面通道纷纷松动,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。”
“众神们暂时无法以完整姿态从天界降临,只有我们能够利用深渊的力量撬动位面通道,几乎能不费任何代价地输入神话和恶魔大军。”
“这是我们进攻赛格斯世界的最佳时机!”
“现在赛格斯世界只有生命女神一位完全姿态的真神,只要祂陨落了,赛格斯世界就将再没有任何能够阻拦我们的存在!”
听了赫莱尔的话,几位深渊魔神目光闪烁,纷纷意动。
“可是,我们原计划中生命女神仅仅是一位弱等神力,现在祂不仅是中等神力,还拥有了可以逃遁的神器逆转之门,赛格斯世界又限制半神级的力量,如何才能将祂杀死?”
“更别说,众神又不是不能降下神话,虽然代价大了些,但终究是可以做到的……此外,如果生命女神将逆转之门交给了众神又怎么办?”
“还有,如果众神将祈并者大军全部降临到赛格斯世界,我们的行动也将无比困难。”
“我听说,生命女神已经向赛格斯世界的各个教会示警了,恐怕众神也知道我们将要大举进攻赛格斯世界……”
魔神玛门皱眉问道。
听了祂的话,一时间,几位魔神也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为首的赫莱尔。
赫莱尔表情平静。
祂敲了敲宝座的扶手,沉声道:
“众神的军队不用担心。”
说着,祂看了一眼桌子旁空着的空位:
“阿撒兹勒一直没有消息,恐怕是被彻底封印到哪里了,既然祂不能参与,那就让祂的位面代替祂参与吧……”
“第一层地狱位面,还有阿撒兹勒的那些附属位面,足以纠缠住众神的大多数祈并者军队了。”
“除此之外,各位只要守好自己的边缘附属位面即可。”
“而关于生命女神……”
“我要给各位介绍一位新朋友,祂将帮助我们一起对抗祂。”
新朋友?
几位魔神微微一愣。
而就在这个时候,大殿的殿门被缓缓打开,伴随着一阵拐杖的嘚嘚声,一位身披灰黑色袍子的佝偻身影出现在了魔神们的视野里。
“是你?”
看到进入宫殿的身影,经常在主物质界降下意志化身传道信仰的利维坦眯了眯眼睛。
披着灰黑色袍子的佝偻身影停了下来。
祂看向了利维坦,苍老温和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:
“利维坦冕下,好久不见,您的气息似乎改变了不少,看来……您对信仰的力量掌控得越发圆润了。”
利维坦眯了眯眼睛,嗤笑道:
“你倒是没怎么变化,看来……最终天界众神还是没有站在你的一边啊。”
“怎么?你准备放弃向天界靠拢,转而投入我们深渊的怀抱了吗?别忘了,我们可是原初的敌人……”
佝偻身影微微一笑:
“仅仅是想要合作罢了,我与各位的利益目前并不算冲突,更别说,原初没有选择我,那我与祂之间的情谊,也早在祂陨落的时候就断了。”
说完,祂又看向了另外几位魔神:
“诸位。”
“我刚刚听到了你们的交谈。”
“首先,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件事,那就是大家不用担心生命女神向天界众神靠拢。”
“祂其实对天界众神充满着戒备,本质上的盟友,其实仅有海拉一位罢了,最多再加上龙族的铂金龙王莱因哈特。”
“甚至于,战神还与祂有着矛盾……”
“就连永恒之主,恐怕也因为祂的信仰扩张,心中对祂不喜。”
“我有一计,可以将生命女神引诱出来,然后趁机将其封印,甚至击杀。”
“只不过,需要利维坦冕下的帮助……”
利维坦的目光轻闪了一下:
“你想说什么?”
佝偻的身影笑了笑,继续说道:
“利维坦冕下,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您似乎在千年之前封印了一座主物质位面,计划暗中扩充成自己的信仰之地。”
利维坦眯了眯眼睛,气息危险了起来:
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佝偻的身影乐呵呵地说:
“我是怎么知道的不重要,但我想要借助您的位面一用。”
“更准确地说,是那些您至今还没有降服的生灵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