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表小姐-第二百一十五章 王晨展示

表小姐
小說推薦表小姐表小姐
王晨哭笑不得,伸手就拧了拧妹妹那又白又嫩的小脸,道:“有你这样把婚姻当儿戏的吗?男怕入错行,女怕嫁错郎。你能不能上心一点。”
王晞愁眉苦脸,道:“谁知道以后的事啊?人心最易变。我还不如享受当下。”
王晨倒同意这点,不由道:“那你说说看,你当下是怎么想的?为何犹豫不决?”
不愧是她大哥,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。
王晞暗中对王晨竖着大拇指,嘟着嘴道:“我怕给家里惹祸。”
王晨正襟危坐,正准备好好和妹妹谈谈心,结果等了半天,就等来了这一句话。
他不由愕然:“就这吗?”
王晞点头,道:“我知道你们平时都不怎么和我说家里的事,可我从蜀中到京城,也算是行了万里路,有了些见识。我从前觉得我们家最多也就是在蜀中称雄,等我到了京城才发现,能和我们家一样富裕的人家并不多,可我们家却远远不如江南的那些商贾有名。”
说到这里,她停了下来,朝着哥哥俏皮地眨了眨眼睛,道:“我这不是怕坏了家里的事吗?”
王晨望着眼前虽然有些顽皮却也很知晓轻重的妹妹,忍不住夸了她两句:“不错,不错,脑子还能用。”
王晞哈哈大笑。
可王晨却道:“除了这些,你还有什么顾忌?”
“这还不足以让我顾忌吗?”王晞道。
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表小姐-第二百一十五章 王晨讀書
她喜欢大哥、二哥,也喜欢父亲和母亲,更喜欢祖父和祖母。相比她自己,这些人更重要。
王晨听话听音,大致上知道王晞的心结了。他道:“如果不考虑家里,你觉得陈珞是良配吗?”
“还好吧!”王晞仔细地想了想,道,“他长得好看,和我能吃到一块儿玩到一块儿。虽然有时候说话不太好听,可我让他办的事,他从来都办得妥妥帖帖的,让人安心。”
这也已经非常的难得了。
王晨道:“那你想过没有,万一你和陈珞过不到一块儿了怎么办?”
“这有什么啊!”王晞不以为意地道,“过不到一块儿了就各过各的呗!大不了回蜀中投靠哥哥!”说着,王晞还跑过去跟哥哥撒了会娇。
王晨不知道说什么。
他当然是希望妹妹能找个她喜欢的人,然后和和美美的过一辈子。
可这样的王晞,自己都没有觉察到,怕陈珞无法,帮他找人分析香粉;怕陈珞吃亏,帮他找游侠;这已经不是普通的男女,偏偏王晞只当寻常。
王晨道:“那好,等过了年,你就随我回蜀中好了。我们到时候挑个知根知底的人家,把你的亲事定下来。”
能回蜀中王晞当然高兴,王晞欢欢喜喜地应了。
可转念想到要在知根知底的人家里找个合适的人成亲,她又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她认识的男子里就没有一个合适的,要不然她母亲也不会让她来京城了。
难道她还要在矮子里挑个长子不成?
王晞神色委屈,问哥哥:“我能在不熟的人家里挑一个吗?“
王晨道:“怎么?你一个也瞧不上吗?”
王晞连声道“是”。
王晨笑道:“你不是说你以后要是嫁不出去了,就在表兄里找一个吗?”
她说过这样的话吗?
王晞摸着脑袋,很想反驳,但她大哥是出了名的记性好,她可不敢保证自己没有说过这样的话。
王晨看着神色困惑的妹妹,没有吭声。
到底是变了。
从前的王晞,就算是苦恼,也不过苦恼今天是穿红色的衣裳还是穿绿色的衣裳,是去游园还是去划船,苦恼不过盏茶的工夫。可不是现在这样的患得患失,一副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模样。
真是女大不中留啊!
王晨在心里叹气。
他当然可以趁机让王晞糊里糊涂地嫁了,可就怕哪天王晞醒悟过来了,觉得意难平,心不甘,那可比现在这样不知道嫁谁更糟心。
王晨想妹妹一生顺遂,不愿意她好吃好穿心里却像深渊,永远得不到满足。
他也没有逼王晞,而是笑道:“那你自己好好想想吧?”
火熱玄幻小說 表小姐 起點-第二百一十五章 王晨鑒賞
想清楚了得失,按着自己的意愿做了选择,总比懵懵懂懂以后后悔要好。
王晞觉得气恼。
哥哥怎么又把这件事抛给了她?说了帮她解决的,说话不算话。
她不禁道:“大哥,你怎么来了京城?”
王晨无奈地看了妹妹一眼。
要不是为了她的事,他能这样没头没脑地丢下一大堆事日夜兼程地赶到京城来吗?
王晞见状不好意思地笑,摸着鼻子道:“大哥大可不必为了我的事着急,明年开春过来也是一样。”
王晨不知道该夸妹妹一句聪明还是骂妹妹一句傻瓜。
王家生意铺得大,有好几桩生意都是和别人合伙,由着别人做东家,而且一直以来都怕名声太显被人算计,从来不赚帑币。这次帮着清平侯府承运军饷的生意来得这样突然,虽说对方还设了几个陷阱,可他冷静下来想想,这桩生意简直就像是有人送给他的。
他以为是王晞在京城做了些什么。
王晞到底不是真正的生意人。
他怕王晞上当,或者是王晞为了家里,情急之下付出了什么代价。
王晨顾不得这桩生意,连夜赶往京城。
等他到通州,马上要进城了,这才知道还有长公主看中了王晞,要王晞做儿媳妇的事。
他心里越发的着急了。
觉得怎么看这件事都疑点重重,由不得他不多想。
他进了京城,没去王家在京城的铺子,就直接来了永城侯府,甚至没有按照礼节先送拜帖,再去拜访永城侯府的长辈,就悄悄的来了柳荫园。
说起柳荫园,他还没有好好看看妹妹住的地方。
王晨打量着四周。
虽已入冬,但王晞住的地方温暖如春,角落是挂着金灿灿小桔子的金钱桔树,茶几上是用红绳绑着的水仙花,长案上还摆着清香四溢的佛手。太师椅上猩红的坐垫比寻常的坐垫都厚,都软,一看就是王晞的喜好。厚重的绸布平板帘子,角上缀着一个个碧绿的狮子滚绣球,那是王晞跟着从江南嫁到他们家的五婶婶学的……要不仔细看,他还以为自己坐在蜀中王晞的闺阁之中。
看来妹妹过得还不错。
王晨暗暗点头,温声对王晞道:“你不用担心,我已经飞鸽传书给祖父和祖母了,他们老人家过的桥比我们走的路还多,这件事不管你怎么选择,我们都有办法的。你就只管照着你自己的想法做决定就是了。不然我们这些人这么辛苦的奋斗是为什么?”
不就是为了在关键的时候能成为家人的庇护吗?
王晨没有絮絮叨叨地多说,照他看来,就算是嫁陈珞也没什么,但王晞若是不愿意嫁,他也不会在言语上误导王晞。
他很快站起来告辞了:“我没跟永城侯府的长辈打声招呼就过来了,是我的不对。我就先回去了。明天派人送了拜帖过来,再来拜访永城侯也不迟。正好我们兄妹见了面,也可以说说你的选择。”
王晞瞧不上永城侯,舍不得哥哥因她成了永城侯的晚辈,遇到了永城侯得对他作揖恭顺,道:“反正永城侯府也没有把我们家放在眼里,大哥不过来,他们肯定不会知道你到了京城。你还是别过来了。有什么事,叫了我过去就是了。”
她大哥有自己的舅父。
而且她大哥的舅父对她大哥关爱有加不说,还很是看重,不像永城侯,自己没什么本事,眼睛却长到头顶上去了。
王晨心态更平和一些,他笑着揉了揉妹妹的头发,道:“看在你们的面子上,我也来得拜会永城侯才是。”
“我就是不想你因为我才来受气嘛!”王晞嘟了嘴。
王晨笑笑没有和王晞争辩。
他知道妹妹的心思,就更不愿意别人因为他非议妹妹了。
王晨不置可否地从后门离了永城侯府,去了王家的总铺。
大掌柜的账目早已核对完了,抱着一堆账簿正在账房里等着王晨。
王晨见了打趣道:“你这大掌柜做得不行啊!我这还没有喘口气,你就让我看账目,也太急了点吧?”
大掌柜是很钦佩王晨的,和王晨也打了十几年交道,除了主仆交情,还有尊重。他也就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,笑道:“我以为您会急匆匆地看了账本之后,好留了精力和时间处置大小姐的事呢!”
王晨大笑,算是默认了大掌柜的话。
更衣之后,他和大掌柜在账房里查账,心思却不时地往王晞那里飘,问着大掌柜道:“那陈珞的为人到底如何?长公主这话又是从何而起?还有薄家七公子,我怎么听说他偶尔还会给阿糯送东西?庆云伯府现在是什么情况?两虎相斗,我们可否有机会?”
大爷这是怕大小姐不愿意和陈珞结亲,想办法把庆云伯府也拉扯进来,想利用庆云伯府对付长公主,而让王家从中得利吗?
大掌柜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、事无巨细地跟王晨说着。
陈珞这边,第二天王晨派了人给永城侯府送拜帖的时候才知道王晨到了京城。
他愕然地问刘众:“不是说把他拖在了镇江吗?怎么突然来了京城?不会是兵部的差事出了什么差错吧?”